Encyclopedia of Shinto Kokugakuin University
 main menu
  »New EOS site

  »Home

  »Foreword

  »Guide to Usage

  »Contributors & Translators

  

  »Movies List
 Links
AND OR

Home » Chapter Introductions(中文) » 中文
第6部 : 信仰形态
   这里,我们谈一下以神社为核心广泛传播开来的信仰。总结在中世到近世之间的以山岳为舞台展开的信仰、庚申之类的民间信仰,另外概括一下祈祷和占卜等信仰形态,来说明信仰者的集团。首先让我们打开视点看看信仰的形态。
   尽管举例仅限于若干主要的信仰,但是在以神社为核心的信仰方面,我们能列举包括伊势的二十多个例子。被信仰神明的分布也有几种类型。
以奉祀神明的氏族分布播及的区域为例,这里举出诹访、宗像等地,而贺茂(鸭)神等也是这一类型中的典型,在全国供奉与地名相同的神社。这些原本是同一氏族的神明,不久就作为地域神被人信仰。
   从与成为中心的神社的关系来看,平安时代鹿岛神宫的御子神在东北地方均有分布,鹿岛神宫与其祭祀相关。此外,与此相似地,移往奈良的鹿岛神,鹿岛的神税即与春日社祭祀的关系密切,由此可见被分祀的神社同原来的神社的关系。即使到了近代,假托鹿岛大明神神谕预告当年农业丰歉的报信人分发的告示牌,也面向一般民众扩大鹿岛信仰。入居香取、鹿岛的三社参拜流行起来的原因,除了利根川在内的内陆水运的发达之外,江户庶民的富庶这一因素也不能无视。对香取鹿岛的神明,自古就是把它作为武力之神、强力之神来信仰的,特别是在从蒙古来袭时祈愿异邦能够降服就能看出这一点。无论是出行前参拜鹿岛神的信仰,还是作为在武道场奉祀的神明,都是人们希望自己与两神明同样强大表现。
   此外,还存在和神明社、春日社一样有关联的庄园和御厨(神社土地)进行祭祀的情况。各地的御厨神明社也在御厨组织崩解后残留下来。其后的御祷师分发小木牌,以及通过劝诱参拜神殿来面向庶民层的传播的规模也很大。春日神是国衙和郡家领中很多都与藤原氏有牵连,由此成为兴福寺、春日社领地,在此以后被当作镇守社祭祀并在全国分布开去。而八幡神随着东大寺大佛创建时的拥护,其后作为寺院镇守社存在,同时又因为中世武家的得势而广泛分布开来。同样,作为天台系寺院的镇守社,日支山王社也得到祭祀,明治以后独立的情况很多。这也可以说是神社分布的一种类型。
   在沿海地区,有顺着海流移居的人群,也有与此相伴的神社的分布。一般认为房总半岛上熊野社的广泛分布就与此有关,不过熊野社在全国的分布更主要是中世以后御师和熊野比丘尼大力倡导的结果。
   此外,祇园、津岛信仰与调和神佛的牛头天王信仰关系密切,但是又与备后国风土记的武塔天神相联,成为苏民将来信仰,尤其在以关西为中心的地区得到信仰。全国六月驱邪祭典时的茅轮就是由此而来的。病愈康复的祈愿虽与佛教的药师信仰相连,但在八坂、八云神社等这一系统内的神社里,祭祀着强大的须佐男神。
   此外如果疾病是由邪魔附体引起的话,做为驱邪的信仰,出云等以西日本为中心的神社信仰中就成为了重要的要素。
   入山修行、获得神的力量的修行者配制药饵、治疗疾患,开展拯救大众的活动。在治愈心病的同时治愈身体上的疾病。富士售药是这其中的一例。这一山岳信仰把山当作神的居所、神的领地,山中的神赐予了水,传授天候,指示在海上的位置。有时也是土地之神或祖先神。在调和神佛的观点看来,山中既是净土,又是地狱。随着时代的变迁,这类为数不少的信仰的形态也发生着变化。信仰集团的存在方式、名称因时代要求其组织化的方法和地域性等因素而有所变化。

—椙山林继
"Establishment of a National Learning Institute for the Dissemination of Research on Shinto and Japanese Culture"
4-10-28 Higashi, Shibuya-ku, Tokyo, 150-8440, Japan
URL http://21coe.kokugakuin.ac.jp/
Copyright ©2002-2006 Kokugakuin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Ver. β1.3